【全球樓行】「杜拜貧民窟」直擊 奢華背後的貧窮人口:月入2000港元

中東的經濟金融中心杜拜,當地的阿拉伯人一出生便享受優厚的福利,閒時在大型商場嘆下午茶、盡情購物。生活在同一片土地,外勞卻是截然不同的命運,每天在高溫、塵土飛揚的戶外勞碌地工作,卻活在貧窮之中,富人天堂的杜拜,卻是窮人的煉獄。

阿拉伯男人有四個老婆

當地穆斯林司機Musdefe指,富有的穆斯林教徒可以有4個老婆,部份有兩至三位太太,取決於自身有多少資產;而且每個老婆的財產分配都要平等,如果稍有不同,隨時雞犬不寧。若男方不能負擔女方的生活,便不可以結婚。

沒有工會 不準罷工 過勞申訴無路

杜拜大型建設不斷,需要大量的勞工來配合急速的發展。不少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地的人遠走他鄉,來到杜拜;卻成為全國最窮、地位最低下的外勞。

走訪當地杜拜的勞工營區的AI Quoz,八月份的氣溫高達55度,隨風吹來一陣悶熱的熱氣,還夾着風沙,一路上都是灰濛濛,確實令人喘不過氣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幢幢簡陋﹑密集的勞工營,還夾雜一陣陣酸臭的味道。

出發之前,有朋友叮囑,這一區龍蛇混雜,治安不太好。然而身處其中,卻不以為然。在鏡頭下,住在裡面的人看似早以習慣了這裡惡劣的環境。拍攝了大半天,大多碰到是男性,他們一副好奇的樣子,由從頭到尾一直打量着記者,大概是因為很少黃種人,但態度尚算是友善。

在杜拜逾300萬人口中,有9成都是外勞,大多來自菲律賓、孟加拉、阿富汗、尼泊爾等,這些外勞離鄉背井,無非只想到杜拜淘金,建築工人在逾50度高溫,每天工作12﹑13小時,每月薪水僅得1000至1500元迪拉姆(約2000至3000港元),生活十分困苦。令人諷刺的是,杜拜光鮮亮麗的背後,正正是靠著這一群領微薄薪資的外勞努力打造出來。

該區的生活消費也貼近勞工消費水平,一杯印度奶茶1元迪拉姆(約2港元)。在當地的巴基斯坦餐廳嘗試了咖哩雞及薄餅,合共23元迪拉姆(約46港元),份量足以吃飽三個人。

有不願出鏡的當地人表示,當地部份建築商會包吃包住,讓外勞住在這些密集勞工營,可是衛生環境惡劣。當地沒有工會,也不准工人罷工。建築公司還會包車,務求每天清晨,把這班外勞一批批送到地盤工作,入黑再一批批送回勞工營,可是如此高溫下,每年中暑﹑過勞﹑猝死的不計其數,可是消息卻給掩蓋了。他們渴望脫離貧窮,曾經幻想來到杜拜等於有更好的生活,卻是事與願違。

記者:吳美茸
攝影:王心義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overseasproperty


當地有9成人口來自外地,而貧民窟中的外勞薪金最低,月薪僅2000至3000港元。

當地有9成人口來自外地,而貧民窟中的外勞薪金最低,月薪僅2000至3000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