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樓行】直擊千萬鑽石如何煉成

戰鬥民族除了好勇鬥狠外,原來在極端天氣下的俄羅斯更盛產彩鑽,俄國最大的鑽石生產商,其生產量佔全球29%。當中以西伯利亞東部米爾內(Mirny)及東北部的薩哈共和國(Sakha)鑽石資源豐富。

參觀薩哈的Nyurbinskaya露天鑽石礦自2001年投入生產,特點是鑽石含量高,單是2016年已出產逾500萬卡的鑽石。

炸岩取鑽

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天氣下,鑽石礦猶如一個被炸開的大洞,一輛輛大型卡車沿着延綿曲折的小路,運送一噸噸的「價值連城」的岩泥,場面十分震撼。由岩泥,經過無數篩選工序﹑拋光打磨,才雕琢出一顆精緻炫目的鑽石。

首先,將鑽石含量高的金伯利岩(Kimberlite)用炸藥炸碎,再用挖土機,將這一噸噸岩泥用大型卡車運去工場,在輸送帶上的「泥石」,極像建築廢料般,毫不顯眼,再經過沖洗及尺寸分類等。

Ore Enriching Factory №16工程總監Goryunov Evgeny表示,在鑽石礦有數個階段,當礦石運到工廠時,已經歷爆破﹑切碎及分類,之後再將礦石篩選,去除岩石中的礦物,以提高經濟價值。他又指礦場每小時可挖掘250噸岩泥,工廠每天可生產到約2萬克拉的鑽石,一般來說,每噸岩泥中含有0.5克拉鑽石。

在實驗室上,放滿了一盆盆閃爍生輝石胚(未經打磨)。這些石胚通過類似「篩」的機器,用震盪的方式,細分尺寸等級,尺寸越小的越沉底。一顆石胚經打磨後,體積就會消耗逾50%,最後還要用人手粒磅重﹑分成色及淨度。

俄生產商 年產一卡車鑽石

俄羅斯鑽石生產商ALROSA的公關主管Jane Kozenko表示,在俄羅斯切割所有的鑽石,並不符合經濟效益,因為惡劣天氣﹑營運及員工成本高,相比之下,打磨一卡鑽石,薪金比印度貴2至3倍,所以集團只打磨大卡數彩鑽。大部份將一盒盒石胚直接賣給珠寶商,例如香港周大福。

有工作人員表示,打磨一顆低於一卡的鑽石,最快一日內完成,而打磨最長的是長達1.5年的the dynasty白鑽系列,由179卡拉的石胚,經打磨後僅得51.38卡拉。

然而經過拋光打磨的鑽石,尤其是彩鑽更是升價百倍。例如商人劉鑾雄在2015年,為女兒買入「the blue moon of Josephine」重達12.03卡罕有藍鑽石,拍賣成交價為3.7億港元。

集團銷售總監Evgeny Agureev 表示,彩鑽是不錯的投資工具,它不同於白鑽,如果是非常罕見的顏色,例如粉紅鑽﹑藍鑽,價錢比白鑽高出2至3倍。對於De Beers於去年就推出人工合成鑽石,一卡約800美元(約6240港元)。他補充指,集團只專注發展天然鑽石產品,人工合成鑽石市場並非公司策略。而對方的舉動有效分隔兩個不同市場,這也是一個好結果,消費者也有足夠的市場資訊去了解潮流珠寶及罕有天然鑽石。

ALROSA為俄羅斯最大的鑽石生產商,佔全球開採量約29%,2018年出產了3660萬克拉鑽石,相等於一輛中型貨車的載貨量,當中賣石胚佔銷售總額97%,單是去年有逾44億美元(344億港元)。

記者﹑旁白︰吳美茸
攝影︰朱家駿﹑古立城
剪接︰何文超

investMAN
For People of Style & Substance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http://facebook.com/investMAN.hk


挖土機挖出一噸噸含鑽量高的岩泥,再用大型卡車運去工場。(吳美茸攝)

挖土機挖出一噸噸含鑽量高的岩泥,再用大型卡車運去工場。(吳美茸攝)

在運輸帶上的岩泥,極像建築廢料,但價值連城。(吳美茸攝)

在運輸帶上的岩泥,極像建築廢料,但價值連城。(吳美茸攝)

劉鑾雄在2015年,為女兒買入「the blue moon of Josephine」。

劉鑾雄在2015年,為女兒買入「the blue moon of Josephine」。

一顆石胚經打磨後,體積就會消耗逾50%。

一顆石胚經打磨後,體積就會消耗逾50%。

未經打磨的石胚。(朱家駿攝)

未經打磨的石胚。(朱家駿攝)

工作人員為石胚分成色淨度。(吳美茸攝)

工作人員為石胚分成色淨度。(吳美茸攝)

打磨了八成的彩鑽,綻放光芒。(朱家駿攝)

打磨了八成的彩鑽,綻放光芒。(朱家駿攝)

已打磨的彩鑽。(朱家駿攝)

已打磨的彩鑽。(朱家駿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