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Talk︳逃走家鄉】投資37萬就可移居日本? 顧問:錢唔係最重要,最緊要識做生意!

日本是很多香港人心目中的「鄉下」,近年亦吸引了不少香港人到當地打工創業,但簽證難不難申請呢,今次Video Talk就請來日本移民顧問Vivian,兩年前開始在東京居留的港人Ernest,以及於2015年移居北海道富良野的港人Penguin來為大家解答問題。

日本並非移民國,所以香港人到當地工作多數都是申請「經營‧管理」簽證或「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簽證,即工作簽證。而根據日本法務省數字,在平成30年,即2018年,共有37個香港人成功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及206個香港人成功申請工作簽證。人數不算多,可想而知其實門檻不低。

一. 工作簽證

日本移民顧問Vivian指,「工作簽證」等於在日本上班,這類簽證在日本有14類,包括會計、藝術、教授等,當中最多人申請的一類是「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國際業務即繙譯、海外業務及廣告等;人文知識是銷售及市場營銷;而技術則是程式製作等。申請工作簽證主要有3個條件:第一是大學畢業;第二是懂得日文,最好有N2或以上程度;第三是要有日本公司願意聘請你。工作簽證的有效期為一年、三年或五年不等。

移居北海道富良野的香港人Penguin,最初就是在網上認識到當地農場的負責人,他在2015年時親身去到富良野,透過一個營業中心,先去當地兩個農場做研修,最後和一個觀光農場用了一年時間交流,對方終願意聘請他去做農夫及觀光工作,令他成功申請工作簽證到當地打工及居留。

而現時在東京工作的香港人Ernest,則同樣以工作簽證在當地居留。他已在東京住了兩年,最初是以留學簽證到當地學日文,他說:「我的簽證是一年期,但當局會批一年零三個月,多出的三個月主要是給你時間看看會繼續留在當地讀書,還是去找工作。」Ernest在日本語言學校修讀一年日文課程,完成後會有張證書,但他認為認受性不是最高,最有認受性始終是N1至N5的日文能力試。當他完成日文課程後,他就改為申請工作簽證,同時亦考取了N2日文能力試證書,「除了日文能力和學歷外,我覺得最緊要是有沒有相關的工作經驗。另外,我的工作簽證是現時工作的公司幫我申請的,最好和僱主打好關係,人脈亦都頗重要。」Ernest的工作簽證在今年11月就會到期,他打算再改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在當地發展媒體事業,他提醒工作簽證的持有人,在辭職後記得向日本當局申報已沒有工作,表明自己的最新動向。

二. 經營‧管理簽證

「經營‧管理」簽證都可分兩項:到當地公司做管理職位,或自己開公司做生意當老闆。雖然申請「經營‧管理」簽證沒有明文規定要懂日文,但要有500萬日圓資金(即大約37萬港幣),還要寫營運計劃書給當局,說明你的生意大計,獲批才會發出簽證。Vivian建議:「如果不懂日文的,最好先去讀半年或一年日文,至少能夠溝通才去找工作或做生意會比較容易。加上做生意會有很多文件,如不懂日文都會輸蝕。」

原本在富良野做農夫的Penguin,工作簽證在兩年前到期後,他就轉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經營旅館生意。他對當地的營商環境抱樂觀態度,「我的旅館接近富良野滑雪場區,這裏冬天和夏天都是旺季,對觀光業營商是不錯的,但要像東京旅館般,全年都是旺季就未必可以,但每月平均都大約有30至40萬日圓。」

另外,近年很多報道標榜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只需要500萬日圓(約37萬港幣)就可投資移居日本,說到很容易,但Vivian對此就有保留。「現在很多人以為買樓收租就可以,其實不是想像中容易,這個簽證其實要你有實際業務,最難是要說服日本人,讓他們覺得你懂得做生意。如果是創業,做開貿易、IT等行業,成本不高,剛開始時500萬日圓是夠的,但你簽證之後要續期的,日本人不重視你怎樣來,而是重視你怎樣維持生意,他們都不想你做一年就倒閉,反而着重持續性和穩定性。」在日本做生意要交稅,還要確保公司每年至少有300萬日圓(約22萬港幣)利潤,才可能續到期,想申請簽證到當地做生意的,就要留意了。

記者:黃子配
編輯:鄒仲安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Penguin在2015年移居到北海道富良野,以工作簽證在當地做農夫。

Penguin在2015年移居到北海道富良野,以工作簽證在當地做農夫。

Penguin最初和太太一起在當地一個觀光農場做農夫。

Penguin最初和太太一起在當地一個觀光農場做農夫。

兩年前,他轉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在當地經營旅館生意。旅館位於富良野滑雪場區,冬天和夏天的生意都很不錯。

兩年前,他轉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在當地經營旅館生意。旅館位於富良野滑雪場區,冬天和夏天的生意都很不錯。

Ernest兩年前以留學簽證到東京學日文,去年則改以工作簽證在當地一家媒體公司工作。

Ernest兩年前以留學簽證到東京學日文,去年則改以工作簽證在當地一家媒體公司工作。

工作簽證今年尾到期後,Ernest(左二)打算再轉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在當地開公司發展自己的媒體事業。

工作簽證今年尾到期後,Ernest(左二)打算再轉為申請「經營‧管理」簽證,在當地開公司發展自己的媒體事業。

日本移居顧問Vivian。

日本移居顧問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