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盤Life is Fruity 為生活調味

記者直擊非法婚禮現場 婚前拖手會被檢控「簽臨時婚約可合法同居」

伊朗婚姻文化,總是披着一層神秘面紗,在伊斯蘭教義下,男女社交活動必須嚴格區分,結婚要相親,女人不能提出離婚等等。近年伊朗導演阿斯加法哈迪(Asghar Farhadi)拍下的婚姻三部曲(《伊朗式分居》、《伊朗式離婚》、《伊朗式再婚》),掀起許多人對伊朗式婚姻的想像,戲中描述的婚嫁文化和社會境況,是大部份伊朗男女的寫照,戲外我所接觸的現代伊朗又是如何?

想不到了解伊朗式愛情的過程,是由一場非法的婚禮展開。

來到德黑蘭第二天,我們就有機會參加一場非比尋常的波斯婚禮。婚禮在距離首都市中心兩小時車程的偏僻地區舉行,司機朋友開了GPS也找不到路,下車後,眼前是一片四野無人的荒涼地,後面是一排深閨大宅,化上全妝的伊朗朋友Mahsa披着及膝罩衫及長褲,她老公Morteza換上一身西式禮服,在門前等候我們。正在思疑這是否一個擺酒的地方,大門一開,還未回過神來,已走進另一個時空:亮着燈的歐洲風大宅,完全被大門隔絕的波斯音樂響遍場地,門前是連接花園的小徑,兩旁開滿白花的樹(後來發現是假的佈景),桌子上有蠟燭台、鮮花等裝飾,花園的西式長桌早擺上端莊閃爍的銀器,打扮得典雅美麗的女孩在閒談,令場面疑幻似真。

傳統婚禮隔開男女賓 公開示愛屬墮落
推門進去大宅,跟新人握手打招呼,身穿低胸白婚紗的新娘笑容特別燦爛,大宅中央的舞池已企滿人,台上的live band唱着情歌,剛剛仍披住頭巾身穿長褲的女孩走到化妝室「解除束縛」,長袍裏是露肩的貼身晚禮服和平日不能穿上街的黑絲襪。變身後就魚貫走到舞池中,男和女一起跳起舞來。伊斯蘭教認為男女授受不親,這種男女混合,女生不戴頭巾,打扮有失端莊的婚禮更是罪加一等,思想開放的年輕人都不理,自由大過天,他們認為只有封建時代的婚禮才會隔離性別。

伊朗傳統婚禮,賓客須分為男和女各一個宴廳,各自盡興,男賓客不能看見新娘和女賓客,只有新郎可到女賓廳招待客人。Mahsa的妹妹Shima笑說,「現在男女分開舉辦婚禮,很多只為滿足家人,再另行舉辦派對讓朋友參加。因此地點都很偏僻,遠離市中心,只為避過警察啊。」Shima續指,如果真的有警察,花點錢打發走就可以,以前他們或者會打斷婚禮,拘捕和罰錢,現在一般都不太管。

在這個非法婚禮上,人們穿上喜歡的衣服,跟喜歡的人結伴,跳舞、喝酒、祝福,瞬間重獲自由身,把壓抑的、世道不容的、受箝制的統統拋下,「古老的信條都沒有了,這一刻我只感覺到自由的靈魂。」Shima說。

然而這種快樂犧牲卻不少。非法婚禮過後,怕的不是警察發現,而是父母的責難。邀請我參加婚禮的朋友Mahsa,翌日因為這場男女一起慶祝婚禮,跟父母大吵了一場,「他們一直說這是罪行,叫我們別去 」。

Mahsa和丈夫Morteza 7年前在玩Parkour時認識,於兩年前結婚。二人的父母都是傳統派穆斯林,嚴守伊斯蘭教法,抗衡令人「腐壞」的西方價值和文化,他們認為舉辦男女混合的婚禮傷風敗俗,因此二人結婚時寧願不舉辦任何婚禮,「我們想舉辦像昨晚那種婚禮,男女一起盡慶。要男女分開真的很荒謬,我們寧願不擺酒。 因此結婚時只跟家人吃了頓晚飯,生命中很多想做的事,父母都不允許,我們已習慣了。」

由父母陪同相親,向來是伊朗主流文化。但新一代伊朗人鼓吹戀愛自由,尤其在德黑蘭等大城市,年輕人思想開放,尋求自主,男和女可交朋友,一起外出,不再被視為「敗壞風俗」,不過偏遠城市村莊依然保守。Morteza回憶起兩年前跟太太求婚後的點滴,「在伊朗結婚,第一件事是告訴父母, 這亦是最難的部份。因為我和Mahsa不是在父母見證下相親認識,他們一直不知道我們拍拖。」伊斯蘭教嚴禁接觸親屬以外的異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他們家並沒妥協餘地。

伊朗伊斯蘭教法禁止未婚男女共處及在公眾場合示愛,認為是受墮落西方文化影響、違反道德的行為,街上隨時有宗教警察檢控,早前有男子在公眾場所求婚而被以「不得公開表達情感」、「公眾場合不得共處」等罪名拘捕。Morteza跟Mahsa也有不少與宗教警察「交手」的經歷。試過並排坐在公園長椅上,當時仍是男友的Morteza輕輕把手搭在女友膊上,也試過女友躺在身上休息,就立即有警察發現,「她走來問我們關係是甚麼、在做甚麼、父母知不知道在交往,她審問了我們20分鐘,我們向他保證我倆一定會結婚,請求他不要檢控,因為父母知道的話會是場災難。當時我們真的很害怕。」最後警察把他們放過了,二人拍拖11個月決定結婚,兩家父母只用了10天接受二人結婚決定,「因為彼此父母都很傳統虔誠,首次碰面就一見如故,因此也很接受,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同居=通姦 臨時婚約=合法召妓?
在伊朗,未婚男女同居隨時被告通姦罪,然而另一位朋友Marzyie跟男友Bahram已同居多年,也不打算結婚。細問之下,得知他們簽了種特別的婚約叫「臨時婚約」,亦被稱為「合法同居證」。「我們還未有結婚打算,因為大家都太忙碌,而且真的沒必要,現代大部份情侶都像我們這樣同居,政府也不會走進來拘捕我們。」

臨時婚姻(Nikah mut'ah)是什葉派穆斯林的特別婚姻制度,雖不受國家法律保障,但受伊朗伊斯蘭教法所認可。雙方自行約定婚姻限期,由一分鐘到九十九年都可以,婚約到期可選擇續約,也可轉為正式婚姻,到期後會自動解約,不須要離婚。簡單手續和禮節,只要找到合適見證人,花上約200萬至300萬里亞爾,在宗教長老面前宣讀一段《可蘭經》誓言,就正式簽訂臨時婚約,「你可當成是一種訂婚形式,不是普通的男女朋友,而是有法律保護及制約的。」

2018年伊朗結婚人數接近70萬,離婚人數高達17萬人。Marzyie 18歲時曾結婚,20歲時因丈夫出軌而離婚,後來認識現任男友Bahram,至今拍拖6年,因為覺得結婚無太大作用,所以寧願簽訂為期一至兩年的臨時婚約,合法同居,「我們每一至兩年就會去再『結婚』,如果一個男人要出軌,就算結了婚也會出軌,我覺得這樣自由自在地同居,比較沒壓力。」Marzyie自得其樂地笑說。

但臨時婚約亦打開了伊朗黃色事業的大門,幾小時的婚姻讓男人可「合法召妓」,有婚姻中介公司甚至跟色情網頁勾結,以臨時婚姻之名提供性交易服務。然而臨時婚姻在現代伊朗頗有爭議性,有人認為是封建時代的落後制度,有人認為只為性交易提供合法渠道,有人認為是對神聖婚姻的褻瀆,雖然不少人以這婚約同居,但也視之為秘密。

【知多啲】宗教警察 專捉行為不檢
穆斯林巡邏隊又稱宗教警察,權力比警察高,會在公眾場所監管、檢控人民的行為,輕則被帶回警署罰錢、通知父母保釋,重則受鞭刑等體罰,甚至監禁。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需簽證,出發前可先於網上申請伊朗電子簽證,到中國銀行付款後,再到駐港領事館提交申請,費用約$655,可逗留30日。 http://iranconsulate.org.hk (伊朗駐港領事館)
機票:乘坐阿聯猶航空到伊朗首都德黑蘭,途中在杜拜轉機,經濟客位機票約$8,859起(已連稅)。
滙率:里亞爾(Rial),基於經濟制裁,伊朗貨幣大幅貶值,每天滙率浮動很大,需以當天匯率計算。一般而言,140,000里亞爾約兌1美元,當地亦以Toman(1 Toman=10里亞爾)為單位。
衣物:女士於公眾場所需佩戴頭巾遮蓋頭髮及頸項,建議穿着遮蓋手臂、小腿的衣物。
鳴謝:Irana Tour、TAP Persia(以及報道中每位願意冒險受訪的伊朗人)

記者:王秋婷
攝影:張洛晞、王秋婷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伊朗伊斯蘭教不認同男女混合婚禮,思想開放的年輕人都不理,他們認為只有封建時代的婚禮才會隔離性別。
進門口前仍披住頭巾身穿長褲的女孩走到化妝室「解除束縛」,長袍裏是露肩的貼身晚禮服和平日不能在街上穿的黑絲襪。
伊朗傳統婚禮賓客須分為男和女各一個宴廳,只能各自盡興,新一代伊朗人卻鍾情西方婚禮。
婚宴場地是個歡樂世界,賓客們穿上喜歡的衣服,跟喜歡的人結伴跳舞、喝酒、祝福,瞬間重獲自由。
相關

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越禁越放縱,伊朗人的「非法生活」

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伊朗人「非法生活」越禁越放縱

極權國度女性如地底泥 揸電單車要女扮男裝「每日都有更荒謬法例」

極權國度女性如地底泥 揸電單車要女扮男裝「每日都有更荒謬法例」

夜蒲飲酒搞非法婚禮 女人以電單車Parkour挑戰禁忌「伊朗人都愛犯法」

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越禁越放縱,伊朗人的「非法生活」

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伊朗人「非法生活」越禁越放縱

極權國度女性如地底泥 揸電單車要女扮男裝「每日都有更荒謬法例」

極權國度女性如地底泥 揸電單車要女扮男裝「每日都有更荒謬法例」

夜蒲飲酒搞非法婚禮 女人以電單車Parkour挑戰禁忌「伊朗人都愛犯法」

留言

Follow us

短線遊

長線遊

熱門內容

港人移民8國門檻一覽 留學生台灣工作滿5年獲台籍 日本居住10年獲永住權

英國

續領BNO懶人包加疑難解答 持BNO入唔到日本境因印錯國籍

日本 東京

日本美魔女5個貼士教煮「成人向」咖喱 混搭咖喱磚、最緊要熄火?

旅遊廣告跌至零 里數KOL變退機票達人 小斯:唔好貪着數退credit

台灣 英國

英V&A、台灣史館徵藏物件 籌辦武漢肺炎博物館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