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士兵把我帶到拘留室,站在旁邊,看着我赤裸的身軀。他們說我是罪犯、叛徒、反對政府,肆意羞辱。」75歲的Angelika是當年東德的政治犯,說起入獄經歷仍猶有餘悸。共產東德年代,秘密警察深入市民日常生活,通過滲透及收集情報,人民的一舉一動都被嚴密監控。共產政權的劇本,似曾相識。三個不同年代的前東德人,講述當年如何受秘密警察影響。

史塔西(STASI),即國家安全部,是東德的情報兼秘密警察組織,它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首要任務就是監視民眾,鎮壓反抗勢力。在東德統一社會黨執政的40年間,STASI聘用了十萬名正式探員,更曾有數十萬名公民向STASI告密,約有600萬人被建立過秘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的三分之一。STASI的工作還包括滲透、收集情報、接觸通報者,亦包括心理騷擾,如安裝竊聽器、抹黑、誣告、打神秘電話及寄匿名包裹等,有一句STASI的標語就是「我們無處不在」(WIR SIND ÜBERALL)。

50歲的Wieland Herrmann來自「根正苗紅」的共產家庭,父親在黨內位高權重,是東德統一社會黨的書記,同時隸屬東德國家歌劇團與STASI。「父親的職責是監視每個歌劇團的團員,舉例國家歌劇團要去日本表演,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我父親的作用就是監視他們的行為,是否合乎規矩。」

Wieland說:「對父親來說黨就是世上最偉大的機關」,「像是一種信仰」。Wieland父親另一項工作,是在每月會議上討論為何資本主義不好,為何社會主義最好。「我就在這樣的思維下成長,在學校、共青團與家裏,每日每小時都被這種相同的思維洗腦,我父親就正正在做這件事。」

柏林仍保留STASI的監獄,曾被關進這裏的很多都是政治犯,大部份犯了「危害國家安全罪」,包括當年在西柏林居住的Angelika Margull。60年代仍是大學生的她參與營救東德人行動,擔當傳信員將偽造證件帶到東柏林,結果在某次行動中被同伴供出,遭STASI拘留。

Angelika仍記得,有四個士兵走進拘留室,詢問她的名字後,把她送到另一間房,「然後要我脫去衣服,這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是很可怕的事情,因為那些士兵就站在旁邊,看着我赤裸的身軀。」

後來他們帶她帶去Hohenschönhausen的STASI監獄等候審訊,她仍清楚記得在監獄的第一天,「因為這很震撼,絕對是很震撼。那是一個極小的空間,有張類似床的物體,一張椅和一張很小的桌子。」她連日都不能入睡,孤身一人等候審問。

經過漫長的審訊,她被判處監禁十年,成了政治犯。「在獄中,就是孤獨感與恐懼,最差的是不知道會發生甚麼。」最終她在服刑兩年多後,在東西德交換囚犯的情況下獲釋,但這段經歷變成了她終生的陰影。

在東柏林成長的Stephan Giering,15歲起就被STASI監視,只因為他是一個反叛的學生。他在一個不平凡的家庭成長,父親是天主教神學家,但因為共產社會打壓宗教自由,不能再於教會工作,母親則來自共產家庭,信奉共產思想。他從小在兩種矛盾的意識形態下成長,對社會、學校所推崇的社會主義有很多疑問,「我發現如果我噤聲,真正的自我就會死去。」

Stephan年輕時,夢想是成為一個記者,「我想如果我是一個記者,我只會報道真相。」在14歲那年,他出版了自己的學生雜誌,在共產時代學生自己出版雜誌是不常見的,「我做了一幅圖,在東柏林地標電視塔上加上美國國旗,因為美國對我來說象徵自由世界。」雜誌在學校出版後,幾小時後就被沒收,班主任偷偷召來他的父親,訓話一番,「幸好老師沒有告訴校長,否則就要報警處理,後果嚴重得多。」

Stephan成為STASI的監視目標,還因為他經常出入美國領事館。當時西方的報刊是禁書,除了走私以外,唯一的途徑就是走進美國在東柏林的領事館。「東德沒有禁止人民走進這個領事館和圖書館,當我15歲時 ,我經常進入美國領事館,在圖書館範圍內有西德的報紙。」

直到去年,Stephan才知道自己曾被監視,「現在每個德國公民有權去該機構查問,自己有沒有關於STASI的文件。」

德國在1991年制定法律,由檔案局Stasi Records Agency管理文件,嚴格規管檔案私隱,提到第三人,名字就會被塗黑保密,但為STASI服務的人,就沒有這種隱私權。透過保留檔案,讓當年受加害的人民,知道自己命運如何被影響,還他們一個真相。

Travel Memo

機票:乘國泰航空往德國法蘭克福,來回連稅及附加費約為$7,694,往柏林需轉乘火車或內陸機
簽證:持特區護照及BNO均免簽證
匯率:1歐元兌8.65港元
鳴謝:visitBerlin、國泰航空

記者:洪慧冰
攝影:鄧欣

-----------------------------
直擊治療檢查過程‧全方位認識《乳癌》點擊即睇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共產東德年代,秘密警察深入市民日常生活,通過滲透及收集情報,人民的一舉一動都被嚴密監控。
在東柏林成長的Stephan Giering,15歲起就被STASI監視,只因為他是一個反叛的學生。
14歲那年,Stephan出版了自己的學生雜誌,他做了一幅圖,在東柏林地標電視塔上加上美國國旗,以此表達追求自由,反抗共產社會的信念。
Stephan仍保留不少共產年代的產物,例如當年的徽章,80年代中期戈爾巴喬夫推動民主改革,「戴他頭像的徽章也是反抗」。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簡稱民主德國或東德,在1949年成立。圖為東德人民的護照。
Stephan在圍牆倒下前乘火車往奧地利逃出東德,數月後圍牆倒下,圖為Stephan攝於1990年德國統一前夕。
Wieland Herrmann來自根正苗紅的共產家庭,父親隸屬國家歌劇團與國家安全部,自小受到共產思想「洗腦」。
Angelika 在60年代參與營救東德人行動,將偽造證件帶到東柏林,結果在某次行動中被STASI拘捕,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判處監禁十年。
德國在1991年制定法律,由檔案局Stasi Records Agency管理文件,嚴格規管檔案私隱。透過保留文件,還受害者一個真相。(BStU提供)
相關

非洲淨水難求 水博士研土炮濾水器:我要改變一百萬人的生命

非洲巫術斬斷手腳招運氣 婦目睹白化病夫被肢解

台女嫁非男生仔要食泥磚?帶記者實試非洲壯陽神物

大阪「暴動之鄉」24次對抗日本黑警 3萬貧民每日輪籌爭排免費床位

直擊大阪貧民窟 記者試住$130日版重慶大廈劏房

台北「性病」踏板聖地 記者實試4大板場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熱門內容

日本 大阪 專訪

直擊大阪貧民窟 記者試住$130日版重慶大廈劏房

坦桑尼亞 專訪

台女嫁非男生仔要食泥磚?帶記者實試非洲壯陽神物

澳洲 專訪

社工花11個月圓夢變潛水教練 冀香港人珍惜香港海洋

坦桑尼亞 專訪

骨頭製仙丹手腳有價有市 白化病東非死亡詛咒

日本 大阪 專訪

大阪「暴動之鄉」24次對抗日本黑警 3萬貧民每日輪籌爭排免費床位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