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2019年台北同志遊行和女同志狂歡派對 自由平等非一朝一夕煉成

2019年的初夏對於台灣的同志社群來說,無疑是一個里程碑。就在5月,台灣立法院會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同性婚姻在台灣正式被法律所承認,總統蔡英文兌現諾言,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這一年,對於台灣支持同志平權的國民,絕對是喜極而泣的同婚元年。

「亞洲第一」到底是甚麼概念?除了是比起亞洲全部國家和地區更早抹掉家庭等於「一夫一妻」的想像,台灣同時也是亞洲性別平等排名第一的國家。根據聯合國2017年公佈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台灣的得分為 0.056 (0代表非常平等,1代表非常不平等),列居全球第8。對於台北市政府來說,「性別觀點」是「永續發展」的考慮和發展因素之一,更特意成立性別平等辦公室,推出刊物、辦藝文活動等,在台北市推動所有與性平相關的倡議。

在香港,我們常聽到的「永續發展」都是圍繞環境保護或氣候暖化關注,平等機會委員會遲遲未為「性傾向歧視條例」訂下立法議程,性別平等亦甚少成為政策關注的焦點。台灣引以為傲的「第一」,不單單是「第一個讓同志結婚的國家」,而是「第一」在對性別平等、性平教育的高度關注。

到達桃園國際機場一刻,巨型的彩虹橫額懸掛眼前,上面寫着「歡迎來到台北同志遊行!用愛,慶祝愛!」日期和地點清晰標示,凡是遊客都難以錯過這個台北市的盛事。歡樂的氣氛還可見於下榻酒店的外牆,一大片彩虹的裝飾,上面寫着「一起讓台灣變得更好」。

這份樂於被看見的驕傲,正是同志遊行的精神,恰好今年是石牆暴亂50周年—在1969年的美國,同志在街上牽手、接吻都是違法行為,遠如美國近如台灣,都花了幾十年時間,才得到同志平權。

曾經參與過幾年香港同志遊行的記者,首次參與如此大型的同志遊行,與香港遊行不同之處在於人多勢眾之外,起步點的多個攤位、不同扮相的參加者,確實比起香港的更加多姿多彩。以攤位為例,除了有官方的台北市政府派出年輕人講解政策方向,亦有1994年成立的女書店來售賣書籍,更有來自西藏的社運人士、來自香港同志遊行的友好組織。男同志參加者很大部份都穿成比卡超,亦有穿着迪士尼《冰雪奇緣》艾莎服裝的和穿成《哈利波特》鄧不利多的,指涉及大眾文化中隱藏了的同志「偶像」。

而參加者不乏香港人,讓人震撼的是一群戴着「豬嘴」和面巾、拿着彩虹色「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橫額的年輕人,他們其中一人強調:「我是個男同志,也是個香港人,我來到這裏,想提醒大家自由和民主並不是唾手可得。」更有香港人建立臨時連儂牆,亦有台灣人派發「香港人加油」的口號牌。而事實上,記者在採訪期間,聽過無數次「香港加油」四個字,讓人又喜又悲。

記者披着彩虹旗,走在台北廣闊的馬路上面,身旁有人邊彈邊唱《小情歌》和《紅豆》,參加者放軟聲線一同合唱,即使是單身的或剛剛失戀的,也無法阻止自己因為這種充滿「愛」的氣氛所動容。在這裏,彷彿不同性別、不同性取向、不同國籍的人,也變得像一家人。張懸曾經在若干年前唱過一首《Beautiful Women》,音樂錄像包含了男同志和女同志在台北咖啡店親暱甜蜜的畫面,也有張懸灑脫地在城市遊走的鏡頭,這個音樂錄像預示了2019年的台北同志遊行—自由平等、充滿養份和盼望,是台北這個城市才能提供的獨特氛圍 。

在2014年,台灣《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的孫女、聯合文學創辦人張寶琴的女兒王安頤,於台北立法院公開出櫃,「我用自己本身是女同志的身份去訴求,講解為甚麼我們要爭取同志婚姻和同志平權。」後來她與幾個台灣的同志組織成立「婚姻平權大平台」,團結一致爭取同志婚姻法案的通過。「台灣其實推動這個,也推了30年。」

推動的過程除了須要同志「現身」,還須要不斷遊說,「其實很多政治人物並沒有真實跟同志接觸過,如接觸過之後他們就會知道,原來我們跟異性戀沒有甚麼不一樣。」既然沒有不一樣,那應得的法律權利理應也要一樣。

她同時身兼同志雜誌《LEZS》創辦人和「女人國」女同志派對的發起人,擅長以媒體製造話題和影響力。在同志遊行結束之後,記者參加了王安頤在CS文化空間舉辦的「同婚元年派對」,「其實我15年前已經開始辦女同志的派對,在辦派對的過程當中,我觀察到很多事情,例如以前女同志會說,如果是玩派對的,就跟做社運的不會玩在一起。」

時移勢易,有內涵的女生也可以愛享樂、很「dandy」,在派對中,記者便遇到來自國立臺灣大學的博士生、來自香港某間電台的節目主持人、香港已公開出櫃的星二代、台灣的女演員、剛畢業的台灣大學生等等,一起擺動着身體。與其說這是一個「女同志派對」,不如說是一個「女力派對」,在舞池你會看到自信、敢於表達和有學養的新生代女性,她們緊貼彼此,而且未必是出於「獵食」的心態,而是「彼此欣賞」的感情。

在台灣,有專門為同志提供婚禮、婚照拍攝的工作室,歷史較為悠久的有尚典攝影,而近年在媒體間熱門的有海蛙攝影。海蛙攝影的炫和海蛙,是工作夥伴也是一對男同志情侶,遇上的客人有來自外國的,也有年紀較大的長輩。在同婚通過之前,他們曾經在傳統的孔廟為同志拍攝婚照,遇上帶着小孩的媽媽的鼓勵,「我就怕他們會阻止我們,說會教壞小朋友甚麼的,我跟她說,他們要結婚和拍婚紗,那個媽媽說『好棒喔!那要加油喔!』。」

在同婚通過之後,海蛙笑說「生意並沒有明顯變好」,但是強調同婚通過後,大家並沒有「因為可以結婚而去結」。有一對男同志顧客,交往22年,在同婚通過之後決定結婚,而在拍攝期間顯得特別含蓄害羞,「在華人的教育裏面,男生就是要保持着一種,很剛毅的感覺。」這也反映了22年前,保守社會風氣對於男性的影響,如今終於等到光明正大結婚的機會,讓人慨嘆。

海蛙和炫亦透露,剛剛向對方求婚,海蛙表示:「每次拍完一場婚禮的時候,都幻想過自己的婚禮應該要怎樣的模式。結婚這件事情,就是令兩個人的關係可以更緊密一點,然後互相照顧對方到老,是人生中一件重要的事情。」

王安頤則強調推動同志婚姻,並非只是為了「結婚」兩個字,「結婚並不是我的人生目標。反而,通過之後,同志跟異性戀在社會上可享有平等的地位,就是我可以選擇要或不要結婚。因為在無法選擇的時候,人就會作出分類或歧視。」她認為法律認可同婚,能夠讓大眾減少說出歧視性的話語,不會再說出「你一個好好的、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交甚麼女朋友?跟同性在一起,很可惜。」這種我們耳熟能詳的說話。

記者:陳韻如
攝影:陳港怡
編輯:鄒仲安

-----------------------------
直擊治療檢查過程‧全方位認識《乳癌》點擊即睇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今年台北同志遊行參與人數達20萬人。
記者與遊行人士合影,共同慶祝同婚元年。
婚姻平權大平台成員之一王安頤。
海蛙攝影工作室專門為同志拍攝婚照,背後主理人是一對即將結婚的男同志。
相關

兩個台灣媽媽人工滴精生女 法院要求「驗DNA」證明親生

棉花造的古董車 老友記童年回憶 供不應求等15年先買到新車

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柏林圍牆塗鴉第一人 法國「廢青」槍口下創作「想改變那空白與憂傷」

柏林圍牆塗鴉第一人 法國「廢青」槍口下創作「想改變那空白與憂傷」

兩個台灣媽媽人工滴精生女 法院要求「驗DNA」證明親生

棉花造的古董車 老友記童年回憶 供不應求等15年先買到新車

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柏林圍牆塗鴉第一人 法國「廢青」槍口下創作「想改變那空白與憂傷」

柏林圍牆塗鴉第一人 法國「廢青」槍口下創作「想改變那空白與憂傷」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熱門內容

日本 東京 專訪

32歲Address Hopper孭住身家幾日換一次屋:有屋企會越住越懶

日本 東京 專訪

低慾望世代爭住90呎精裝蝸居 租客:懶到唔想郁,寧願住細啲

日本 東京 購物

安全套印浮世繪唔甩色 12cm先睇得晒 日本人:吉祥物似紫菜

日本 實用

箱根溫泉區零食店避武漢肺炎 對中國人下禁令 港台客例外

瑞士 專訪

直接民主制係乜?全民參與政策制訂 事無大小都公投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