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盤Life is Fruity 為生活調味

跟住Manson葦璇去露營|演藝圈浮沉六年 靠旅行走出迷失:只要有人參與樂壇就不會死

「我覺得而家先係我(歌手生涯)開始嘅第一年。」已經出道六年的

陳葦璇

說。「我都係,好似啱啱先開始搵到個門口咁。」同樣已經出道六年的

Manson(張進翹)

也說。他們覺得,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當一個藝人好難,難到像你要在香港鬧市抬頭尋找星星,除了那恆久閃亮的獵戶座外,其他星星都暗淡無光。他們就這樣當了六年晦暗的星,直至《全民造星3》,把他們「造」成一顆耀眼、香港人都能見到的星星。

Manson葦璇六年星途浮沉

2015年,Manson剛於大學表演系畢業,那時他立志想當一個演員,於是參與了一些獨立短片及電影的製作,初初踏足演藝行業。同一年,葦璇參加了商台舉行的「As One」女團成員招募,中選後正式以女團成員身份出道,更曾一度飛往韓國發展。

然而在台上發光發亮的日子並不長久,2017年,

As One解散

,葦璇改以跳唱歌手的身份獨立發展,但那時她已經慢慢從大眾的視線中消失。「我覺得唔可以喺度等機會,冇得上台就要自己搵出路。」於是她決定開班教跳舞,在外面租一間工作室,由於租金昂貴,「慳妹」葦璇為了節省開支,便限定自己要在一小時內學會一隻舞,並在一小時內拍好跳舞的短片。那時候她一星期跳五日舞,每日一跳便是數小時。

「我沒有想過放棄的。」葦璇說,即使在最低潮的時候,她仍然堅持自己的夢想,這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有多愛舞台。本來是田徑選手的葦璇,在15歲那年因為陪朋友參加「全港中學校際歌唱比賽」,因而發現了一種田徑場無法給予她的快樂,於是決定放棄跑道跳上舞台。但要留在舞台上並不容易,「有網民幫我數過,我參加過嘅歌唱比賽有四十幾五十個。我一直都係想藉住歌唱比賽去搵機會出道,但有時原來就算贏咗比賽,都未必有出道嘅機會。」

大概做藝人就是如此不安定,好像坐獨木舟要穿救生衣一樣,你總需要具備多一些技能去裝備自己,免得自己沉沒於水中。Manson入行後雖拍了一些作品,但這些作品沒有為他帶來名氣,於是他便轉做freelance,「之後發覺咁樣好冇安全感,好唔穩定呀,不論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都覺得好被動。」於是他又走去學剪片、拍片、混音、平面設計……總之與演藝事業相關的技能,他都走去學一學,就好像穿上了救生衣一般。

Manson曾半年零收入、去居酒屋當侍應

2017至2020年間,葦璇也好,Manson也好,都在星途中浮浮沉沉。「我覺得最困難的時期就是等待的時候。」Manson說,而做藝人似乎就是不停地等待有人發掘自己。2018年他拍了《火力少年王之悠風三少年》,2019年又拍了《

理想國

》,多了曝光率後,「覺得好似應該要同其他人唔同,但事實又唔係咁。」

自2019年中開始,Manson有大半年時間沒有工作,每個月零收入。失業問題、家庭問題、感情問題,加上社會困局,種種事件在同一個時期發生,最終令Manson患上了抑鬱症,「那時候經常埋怨自己,對自己好差,覺得自己好冇用,有時又會諗:如果我冇揀呢條路會唔會好啲呢?」

於是他走去九龍城一間日本居酒屋當侍應,每天賣清酒、上菜、落單、洗碗,「當時,比起期望啲人見到我,更害怕他們認得我。」直至有一晚凌晨二時許放工後,走去搭小巴期間,他抬頭望向天空,發現滿天都是星,腦中響起《Yellow》的歌詞「Look at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然後他又更堅定自己要當藝人的意向,「開始去接受並感受人生,覺得既然我想當演員,就應該要體驗不同的人生,嚐盡人生的五味雜陳。」

最迷失的時候 葦璇:唔知道自己想要咩

同樣在2019年,葦璇亦走入人生中最迷失的時期。那時她在完成歌曲《火星文》後,與朋友去台灣旅行期間,認識了一些台灣的導演及音樂人,與他們聊天時被他們問到「你擅長哪一類型的音樂?」、「你想做怎樣的歌手?」她才突然意識到,自己一直只說想當「跳唱歌手」,但原來跳唱歌手也有不同類型,「當下發現自己連自己鍾意咩音樂都唔知,唔知道自己想要咩。」

於是她才想到As One時期的自己是「扮可愛」,那個甜美系的女生不是真正的自己。後來為了趁後生轉轉形象,也為了改變自己,她便剪了一頭短髮。並在參加《全民造星3》時,找到自己想走的方向。

Manson做農夫運豆腐渣:好似清空咗自己咁

「旅行就是可以透過去一個未知的地方,做一件未知的事去發掘自己。」Manson說,「而我也是透過一次旅行,一次本地農耕的working holiday發掘自己。」2020年初,由於疫情,全部人困在家中,Manson有一次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有本地農場聘請農夫,抱着試一試的想法報了名,月薪九千元。

在農場的日子要日出而作,日入而息。Manson每日與太陽一起起床,然後趕在8時送菜去市集賣菜,回到農場還要開墾農田、播種。當中有幾天更要搬運豆腐渣,聞起來酸酸餿餿,一運便要走十多二十趟,累得他身子都軟了。忙碌的工作使他沒有閒暇故思亂想,「清完豆腐渣,好像也把我整個人都清空了,於是可以再塞一啲嘢入我度。」從農場出來,剛好趕上《全民造星3》招人,他抱着「搏埋最後一次」的心態報了名,最終造成了今日的他。

「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直至參加《全民造星3》後,我才真正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一直以來我都有做音樂,但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念頭,就是做音樂賺唔到錢,音樂只可以係興趣。但而家,如果你問我演員音樂二揀一,我會揀音樂。」Manson眼神堅定地說,「即係如果要我一路拎住結他唱歌到死,我OK。」

「只要有人參與,香港樂壇就不會死。」

很多人說「樂壇已死」,但同一時間,有很多香港人沒有放棄追逐一個音樂夢。追逐的過程像走迷宮,有時走錯了路,有時碰壁,有時繞了點遠路,但他們終究沒有放棄。「我打從小時候開始,都會和家人坐定定在電視前,看每一個叱咤等音樂頒獎典禮;那時候會想:如果我也有機會參加就好了。」Manson說。事實上,他即將在3月推出一首派台歌,而葦璇亦剛剛推出新曲《本日終了》,「我覺得,只要一日仲有人擺心機、擺心血去參與,(香港樂壇)就唔會死。」

記者:黃桂桂


攝影:張洛晞、洪輝進


編輯:鄒仲安


Produced By:Fruity Nutty Studio

Manson和葦璇都喜歡去旅行,但《全民造星3》後受新冠肺炎影響,他們沒能離開香港喘一喘息,於是這天二人在香港來一場說走就走的camping。
Manson和葦璇同樣於2015年出道,至今已經六年,但二人星途浮浮沉沉,「我覺得而家先係我(歌手生涯)開始嘅第一年。」葦璇說。
Manson在參加《全民造星3》前曾去農場工作了十天,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忙得他沒有時間胡思亂想,從而使他覺得「清空了自己」。
葦璇有一次去台灣旅行,遇上一群台灣導演,被他們問:「你想做一個怎樣的歌手?」她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
Manson和葦璇合唱了一首《Shallow》,歌詞說中了他們的心聲:「I'm falling. In all the good times I find myself. Longin' for change. And in the bad times I fear myself.」
「我覺得一個人去旅行,又或者一個人去唔同地方行下﹐可以透過去一個未知嘅地方,做一樣你未知嘅嘢去重新認識自己。」Manson說。
相關

周末好去處|四大日本主題活動 「小青森」打卡嘆蘋果美食 同日本吉祥物Amabie許願

行山路線|西貢挑戰「香港第一險峯」蚺蛇尖 北脊登頂陡峭 南脊下山小心碎石路 新手不宜!

爸爸人在野|38歲餐廳老闆為女兒轉行 做潛水教練露營柴火烤大蝦:收入少一半但我不在乎

周末好去處|六大新春活動推介 同3.5米高Mega Brown打卡 行市集支持本土創作

黃大仙|夏蕙BB現身遊黃大仙 重提上頭炷香假髮都扯甩 記者直擊廟內神秘區域電子拜神 自轉神像仲噴煙?

佐敦花布街|三代繡花鞋傳人帶路遊寶靈街 探僅存服飾配料店及二代排檔:依度卧虎藏龍

周末好去處|四大日本主題活動 「小青森」打卡嘆蘋果美食 同日本吉祥物Amabie許願

行山路線|西貢挑戰「香港第一險峯」蚺蛇尖 北脊登頂陡峭 南脊下山小心碎石路 新手不宜!

爸爸人在野|38歲餐廳老闆為女兒轉行 做潛水教練露營柴火烤大蝦:收入少一半但我不在乎

周末好去處|六大新春活動推介 同3.5米高Mega Brown打卡 行市集支持本土創作

黃大仙|夏蕙BB現身遊黃大仙 重提上頭炷香假髮都扯甩 記者直擊廟內神秘區域電子拜神 自轉神像仲噴煙?

佐敦花布街|三代繡花鞋傳人帶路遊寶靈街 探僅存服飾配料店及二代排檔:依度卧虎藏龍

留言

Follow us

短線遊

長線遊

熱門內容

環球 澳洲 新西蘭 加拿大

水電工移民月入4萬 移民顧問:申請仲易過大學生!

台北

實試地上最臭灰色豆腐 15級「臭膏」要發酵兩年?

英國

移民英國免費睇醫生? 升學專家直播教你揀三大熱門專業學科

英國

英國移民|點知自己有冇BNO身份?實試email英國護照署 一星期有回覆兼免費

記者實試古法泰式抓龍筋 睾丸按摩增強性功能?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