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5個鐘山睇雲海日出 挑戰最高海拔鐵索攀岩

昨日爬了5個半小時山,原本想好好休息準備登頂,可是房間太焗促,半夜有點頭痛,擔心沒法出發登頂。

到了凌晨兩點,房間旅客陸續起床洗刷吃早餐。昨夜可能房間太多人缺氧才出現的頭痛,起床後出奇地頭痛消失了,可以繼續行程。在旅館的另一位香港朋友就沒那麼幸運,由於高山症發作,身體狀況不佳迫使他放棄攻頂。

2點半出發攻頂
為了捕捉破曉黎明日出的一刻,在一片漆黑中旅客排着隊上山。此時照明工具是必須的,最好是頭燈,因為在某些路段需要用手拉繩上坡。沿途的夜空星光燦爛,在休息時間也能拍下幾張照片。

後段的一小時路途,梯級消失了,變成陡峭空曠的花崗石壁,必須運用繩索手腳並用爬上去。越上氧氣越不足、呼吸越急促,每走一小段就需要休息。在缺氧、疲憊、睡眠不足的情況下,聽到無數的「快到了」、「加油」,同行遊客和嚮導在互相打氣。

終於,在清晨6點,我們到了。我們看到海拔 4,095.2 米的羅氏峰(Low’s Peak)的牌匾,先打個卡,再找個觀賞日出的靚位。

在喘息和寒風中,一望無際的沙巴景色令人暫時忘記疲憊,天色由黑變光,看着曙光在雲海中嶄露的一刻,陽光溫暖整個沙巴,即刻頓悟起神山的名字來。

日出後,嚮導催促我們趕快動身下山到 Via Ferrata 集合點,如果晚了就不能參加活動。
我們報名的是加長版鐵索攀岩Via Ferrata — 羅氏峯鐵索徑道 (Low's Peak Circuit)。徑道處於海拔3,776米,是全球300多個鐵索徑道中海拔最高的。

我們狼狽地趕到起點,教練先替我們穿好安全裝備如頭盔、安全吊帶。專業的教練全程會一直走在我們後面,以防萬一。

首段路程是垂直向下的斷崖。教練輕鬆得如履平地,而我掌握不好技巧,只要一找不到踏腳的鐵板便慌了,教練還是不斷指導我挺直腰桿把重量聚後,形成三角支點,只是頑劣的我兩秒又打回原型。沿着纜索一直向下,雖然心中畏懼,向下俯瞰到壯麗山脈和一片雲海。途中經過全球最高的吊橋之一( 3,600m)和最高的Nepalese 橋 (3,580m),相比垂直向下攀爬,吊橋只屬小兒科,不過是打卡的好地方。

第二段路是在叢林中徒步,參加者可以近距離欣賞各種叢林植物如豬籠草、杜鵑花,大概40多分鐘的路程後到了最後階段。

教練對我們說最後一段是輕鬆的,抬頭一看,我們需要攀上幾乎垂直的石壁,Are you kidding me? 用了差不多全部體力才爬到終點,這甚至是兩天以來最辛苦的時刻。到達時只想直接攤在地上,我們足足用了5小時才完成整個活動,接着隨即回到旅館吃第二頓早餐。我們在旅館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再出發,已經是下午1點多。

遲了出發且體力已消耗大部份,下山的路段延遲了兩個多小時,需要向嚮導支付每小時15RM(約港幣28元)的加班費,差不多7點我們才回到最初的起點,此時天已全黑。

這趟旅程終於完結,還得到成功完成登峰和Via Ferrata活動的彩色證書,實在太感動了!

撰文、攝影:Ka Chun
編輯:鄒仲安

-----------------------------
歐洲領事總動員親手烘焙9款最地道的經典甜品,跟着食譜自製無難度!
點擊即睇《歐洲領事甜品教室》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
---------------------------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凌晨兩點,旅客們陸續起床洗刷吃早餐,預備登頂看日出。
在一片漆黑中旅客排着隊上山,沿途的夜空星光燦爛,在休息時間也能拍下幾張照片。
沿途下山時,回望上來時走過的路,真的不敢想像過去幾小時是如何捱過來了。
相比垂直向下攀爬,吊橋只屬小兒科,不過是打卡的好素材。
我們報名的是加長版鐵索攀岩Via Ferrata—羅氏峯鐵索徑道 (Low’s Peak Circuit)。徑道處於海拔3,776米,是全球300多個鐵索徑道中海拔最高的。
相關
留言

Follow us

短線遊

長線遊

熱門內容

香港

尖沙嘴旅館$150晚都無人住 老闆:蝕到無感覺 加入本地經濟圈做港式劏房

環球

全球實時疫情Update 日網News Digest掌握日本各區患者數目

日本

俄羅斯以色列真封關 將禁香港人入境(附各國最新入境管制措施)

日本 東京

直擊東京口罩荒實況 揭破強國人搶罩大法

香港

旅客染病瞞報無人知 酒店員工返工搵命博:無錢開飯,唯有頂硬上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