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女義教芭蕾舞 助販毒家庭女孩行正路

貧民窟與芭蕾舞似是兩個「大纜都扯唔埋」的話題,由24歲的Tuany Nascimeto一一串連起來。Tuany是土生土長的巴西人,生活在里約熱內盧其中一個貧民窟Morro de Adeus超過20年。2012年創立了芭蕾舞慈善組織Na Ponta dos Pés,立志為貧民窟的女孩提供免費的芭蕾舞課程。

「我想每個媽媽心目中也希望女兒懂得跳芭蕾舞,自6歲起,母親便栽培我學習芭蕾舞,我成功拿到獎學金,更完成大學課程。」Tuany解釋,18歲那年第一次出國,代表巴西到瑞士表演,入選的15隊中只有她一人來自貧民窟。身為家中長女,Tuany選擇在高峯期退下,轉做體育老師,幫補家計。剛好有一天,貧民窟的小女孩看到她在練習芭蕾舞,問她可不可以親自指導,這就開啟了義教的道路。

定期檢查成績表 讀書差要停課
雖然說是芭蕾舞課程,但貧民窟的資源有限,沒有鏡房、沒有冷氣、課室只是一個殘舊籃球場。一星期上四堂,每堂約一小時,學生的人數由當初一班只有7個變成30個,6年來已經有180個學生。學生的家庭背景都很複雜,不少家人或親戚也從事毒品販賣。近日有一個學生,三個哥哥當中兩個因為販毒被射殺,另一個因而坐監。「我們居住的貧民窟屬於一個小社區,街道較為寬敞,狹窄小巷較少。不過毒販和警察時不時也有衝突和槍戰,學生就不能上課。」

Tuany深信教育女生成為一名優雅的芭蕾舞者,會令學生日後的思想行為變得成熟,避免誤入歧途。她亦規定了讀書成績差不可以上堂,每兩個月要求學生交出學校成績表,如果某學科成績不好,就實行大班補課,成績好才可以繼續跳舞,讓學生理解教育的重要性。年資兩年的學生Paloma笑言:「最初學習芭蕾舞也覺得很困難,因為筋骨不夠柔軟。老師有時候要求很高,甚至罵到人哭,但我很喜歡老師。」

打破貧窮限制 繼續追逐夢想
由於是義教,組織的日常開支要靠募捐,平日有表演的機會,學生就會分工合作。有少許經濟能力的學生會負責買車票,母親則預備表演服飾。「從小我便夢想成為芭蕾舞蹈員。但父母不相信也不支持我,於是把自己的夢想傳給女兒。我對女兒今天的成就很驕傲,當日撒下的種子,散播到其他人身上。」Tuany的母親Ana Paula感觸良多。Tuany寄語學生,「不論有幾困難,都希望所有女生追逐自己的夢想。就算絆到了石頭也不要停下來,反而要用石頭建立自己城堡。山頂並不是終點站,她們可以追逐更多,打破貧窮限制。但千萬不要忘記自己出生地方,是來自貧民窟的小女孩。」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來回巴西聖保羅,經伊斯坦堡轉機,機票連稅每人8,886港元起
Pocket Wi-Fi:從爽Wi-Fi網站預訂巴西4G Wi-Fi,每日68港元起不設使用上限,可於香港機場24小時櫃台、觀塘及尖沙嘴門市交收。
查詢: https://www.songwifi.com.hk/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免簽證,可停留90天
滙率:1港元約兌0.49巴西雷亞爾
鳴謝:Red Bull Hong Kong、爽Wi-Fi

記者:翁怡富
攝影:潘志恆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 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Tuany 是貧民窟的芭蕾舞老師。
Tuany自6歲學習芭蕾舞。
學生只在一個殘舊籃球場上堂。
6年間教逾180名學生。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親自探訪學生,在自傳留下親筆簽名。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免費下載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