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70歲夫婦拍全裸作品以身體談情「很久沒有這樣擁抱了」

「裸體本是自然的事,乃生命的呈現;小時候可以這樣子,老了也沒甚麼不可以。」七十四歲的黃宜章,全程訪問也挽着太太陳惠美的手,談得興起時會相對而笑,老情人年月累積的默契,何等耐看。他們的笑容跟裸體照片中的一致,脫去衣衫,並肩而坐,跪對凝望,直視歲月為對方留下的痕迹:你腿上的疤,我軟塌的皮膚,同步見證着一切新陳代謝與生命的遞變。

個多月前,以人像攝影著名的台灣攝影師田中方堂邀請這對老夫婦,拍攝這輯名為《拜堂》的老人全裸作品,夫妻赤誠相對,缺陷或美麗,都彼此包容,相片在台灣社交平台瘋傳,感動萬人。「以往拍攝婚照,大家覺得要穿得漂亮才能拍出好照片,但其實『愛』最美是本身的樣子,把最原始、純粹的東西還原。」老年之美,是經年累月的人生經驗,也是反璞歸真之生命本質。多年前,他也拍過一輯年輕情侶的裸照,二人背對跪拜,如今老夫婦相對而視,以身體說愛,也算是種延續。黃氏伉儷最小的女兒Eva,正是作品的牽線人,「我是田中方堂的朋友,在他心目中媽媽一直是個很時尚的女人,覺得她會願意嘗試拍這種藝術相,所以先來問我,沒想到我一問爸爸就答應,媽媽因為爸爸答應了也都豁出去了。」

為了解這對夫婦的故事,田中方堂先進行了家訪,第二次見面已是拍攝當天。攝影師讓二人穿上浴衣,拍的時候先指導好動作,再別過臉去讓二人自行脫衣服整理,豈料是老人家不介意,讓他「光明正大」地創作,「起初我們為奶奶準備乳貼,她卻說用不着,反正都來拍了何須遮遮掩掩。」這時惠美在旁笑嘻嘻地說:「我也不是大胸部,很容易遮住呀!」拍攝時自然溫馨的氛圍,讓他們很快投入二人世界,其中赤裸擁抱的照片,當時在場的Eva事後形容,父母進入了忘我的世界,二人拍完後說:「我們真的變老了,很久沒有這樣擁抱了。其實好笑居多,抱着那刻在想:『到底我們在幹甚麼?』。」惠美原本擔心大腿上髖關節開刀留下的疤痕會影響觀感,最後卻成了一道美麗風景。

回憶當初 太太「驚為天人」
人人說這對壁人大膽前衞,其實源於他們對身體的豁達,「很多人都問我為甚麼敢,我說等到你七十多歲時你就敢了,年輕時可能會想東想西,現在我們是行將就木,隨時可以走了。」喜愛藝術的黃宜章是建築師,一輩子在想有沒有機會做出令人動容流淚的作品,「目前為止我還沒做到,所以當堂堂(田中方堂)提出想法,我就把自己當成道具,幫他完成這事,沒想到真拍出讓人感動的照片。」黃宜章與太太當年經親友介紹,雖是媒妁之言,彼此卻一見鍾情,黃宜章認為太太「驚為天人」,陳惠美為他常掛着笑咪咪的臉而歡喜,「正好我們結婚45年了,我們以前也會拍照,但年輕時婚紗照從未拿出來看,我就想現在老了,就順便當個紀念。」 

投其所好 日日陪玩儲精靈
鏡頭前玉帛相見,鏡頭後快樂自在。二人培養相同的興趣,先生去研究花草玉石聽古典音樂,太太也跟着鑽研;先生愛上玩《Pokemon Go》,太太每天陪他到街上打道館,一起儲精靈升到四十多級。為鼓勵做了主婦多年的太太獨立,叫她學畫畫唱歌,伴侶畫的畫大大小小都裱起來,練的歌錄起來放手機裏做唱片,每天為愛打扮的太太襯衫影靚相,跟女兒一起開了fb粉絲專頁「時尚惠美」上載太太美照,「丈夫給了我很多自信和支持,這個年紀仍可這樣隨心所欲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全因他給我很大空間。」 

訪問期間惠美肉麻地說了幾遍,好一對恩愛老人。黃宜章常掛住和藹笑容,卻是位智慧爺爺,「生命是很自然的過程,身體衰退,卻可活得自在,體會生命不同變化,甚至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我細味着這話,期待老了的一天,也能活得自在。

記者:王秋婷
攝影:伍慶泉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 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拍攝照片過後,老夫妻說:我們真的變老了,很久沒有這樣擁抱。
看見爺爺嫲嫲脫光光,孫子也自己除下衣服,在攝影棚到處跑,被田中方堂捕捉了這一幕:年老與新生,同是生命本源。
先生愛上玩《Pokemon Go》,於是太太每天陪他到街上打道館。
黃宜章自豪地拿着太太20年前畫自己的人像畫,笑得甜滋滋。
爺爺每天為愛打扮的太太襯衫影靚相,還跟女兒一起開了fb粉絲專頁「時尚惠美」,上載太太美照。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免費下載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