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最後藍眼睛工匠 不惜白內障日做過百邪惡之眼

從伊斯坦堡先坐內陸機到Izmir,再坐2小時車程到Nazarköy藍眼睛小鎮。在旅遊旺季的月份,這個藍眼睛小鎮略顯凋零。村口只剩下幾個老人在盛涼和幾檔賣藍眼睛的攤檔。走入碩果僅存的藍眼睛土窯,偌大的空間只剩下Ugur和3位工匠默默工作,他們灰色的襯衣熱得早已濕透,配上一條磨得破爛的運動褲子,更顯得落魄。

藍眼睛幾乎是代代相傳的工作。今年32歲的Ugur,8歲入行,一直跟在他的叔叔、姐夫後面學習製作藍眼睛。在1990年代前,藍眼睛工廠還未興盛之前,手製藍眼睛仍然是黃金時期,全由這條村子製作,有超過18個窯、70名師傅。

藍眼睛幾乎是家家戶戶都必備的飾品,因為土耳其人相信,掛上藍眼睛可以抵擋別人對自己的惡意。如果藍眼睛破裂,就代表已經幫你擋煞,可以換上新的藍眼睛。這種做法,相傳在3000年前,埃及人已經出現,他們將玻璃、木頭等物件,放在人和動物上驅邪,被視為藍眼睛的初型。不過,藍眼睛真正的發源地已經不可考,Ugur說,大概來自埃及、希臘、敘利亞等地區一帶。

至於土耳其的藍眼睛的發源地,就是這條藍眼睛之村Nazarköy,歷史悠久。將藍眼睛帶入Nazarköy的是三個埃及兄弟。20世紀初,當時他們來到伊茲密爾(Izmir)的民居製作藍眼睛,但因為製作過程造成大量的濃煙,附近居民不悅,所以他們來到距離市中心約2小時車程的Nazarköy,開始製作藍眼睛。這裏鄰近海峽,藍眼睛出口貿易非常方便。自此,這條小村漸漸成為藍眼睛之村,興盛時期一星期可以賺取1000美元。

只是,這些都是辛苦錢。Ugur告訴我,燒藍眼睛易學難精,功夫根基首講身體「平衡」。他鬼馬一笑,二話不說把拖鞋墊着右腳腳板,在土窯前盤膝而坐,支撐身體。右手先拿起鐵棒,插入火爐,將火爐裏面已經溶掉的玻璃用鐵棒沾出;左手拿着另一支小鐵棒把玻璃搓圈按扁。腳、手臂、手掌、三個支點互相平衡。

「一、二、三,你要慢慢轉動它」。一磨、一搓、一拉,藍眼睛的原型已出現。他再點下眼白、眼珠,三兩下手勢就已經完成。攝影師跟不上他的速度,焦急地讓他慢一點,一向面容平和的他略帶緊張:「你知道嗎?燒玻璃節奏很重要,猶如劍擊一樣」,只要打破節奏,玻璃冷卻,就會破裂。燒玻璃就如在劍擊場比賽一樣,只是對手變成了時間。

他燒得滿頭大汗,定睛看着爐火,百分百集中,幾乎每5秒就做到一個藍眼睛。燒藍眼睛另一要抵擋得住的,還有高溫。爐火需要達到1200度的高溫,才能徹底把玻璃融化,所以在過程中他們不斷加入大量的木頭,燒紅爐火。然而代價就是他們要在土窯裏面承受攝氏50-70度的高溫,所以每工作約45分鐘左右,他們就要灑水降溫,讓自己休息。

「所以,我們是用生命才做這個工藝的。」Ugur的師傅已經60多歲,因為長期看着火爐在高溫工作,視力已經勞損,有些師傅甚至有白內障,所以藍眼睛工匠的黃金時期,是30出頭至40來歲。

不過可惜的是,經銷商貪求便宜快捷,現時主要從工廠買入倒模的藍眼睛,手製藍眼睛漸漸息微,現時Nazarköy只剩下15名工匠。「沒有人會入行了,現在的人讀書多了,都嫌這裏辛苦,又賺不到錢,誰願意來這裏學藝?」他幽幽地說。只是他心裏仍有一團烈火未死,既然政府沒有保育他們的工藝,難得當地人或者遊客到訪,就算言語不通,他都請他們到工作室一睹藍眼睛的製作過程。早前,他更在村子擔任藍眼睛會長一職,希望更多人了解藍眼睛的工藝。

做工藝要有火,他看到我手上一條在伊斯坦堡買來的膠製藍眼睛手鍊說,要看手製還是機器做,看洞口是否平整圓滑就略知一二。手做的藍眼睛其實不比膠做的貴太多(約1成左右),只是人們並不了解。「人們就是喜歡這些閃閃的東西,他們帶帶就丟走,但沒有想過藍眼睛都是一種工藝」。以前,小村子的攤檔都問他們入貨在村口賣,但後來Ugur發現,他們把他們辛苦做來的藍眼睛以低價賤賣出去,他一生氣,以後就不再賣貨給這些攤檔。

他拿出自己幾款珍藏的藍眼睛說,手工製作的藍眼睛每顆不一樣,有工匠自己的特色。現在全土耳其只剩下他們10來人,誰做出來,很容易分辨到的。「例如我喜歡做得平滑一點,眼睛、眼珠的比例較平均,另一個技師Mahet的藍眼睛的眼珠就會細一點。」。他坦承,手做藍眼睛的世代已經走到尾聲,有時候他也會苦惱自己的出路。但每次看到土窯燒起烈火,他又會繼續燃燒藍眼睛。「我大概是這個世代中最後的工匠了。可是,我仍想堅持到最後一刻,我仍然有很多創意、很多圖案想做。」說罷,他遞上了他最喜歡的藍眼睛變奏產品,一顆藍色的米奇老鼠給我。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機票:乘坐土耳其航空,有直航抵達伊斯坦堡,來回連稅票價4,378起;亦可坐車或內陸機轉乘到伊茲密爾(Izmir)
匯率:1土耳其里拉兌1.38港元
鳴謝:土耳其航空

記者:袁志敏
攝影:簡加希、袁志敏
編輯:鄒仲安

-----------------------------
隱世秘景一日遊・食住玩打卡攻略
《台北森‧山‧行 登山絕景提案》let's go !
-----------------------------
露營・Car Camp・Glamping 全方位日本露營指南
《日本露營手冊》即睇即Plan!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做藍眼睛要受得住高溫,不是容易之事。
在土耳其,現時只剩下15個工匠做藍眼睛。而成為有經驗的工匠須要磨練,可惜入行的人已經不多。
工匠教我們,做藍眼睛猶如劍擊一樣,要眼明手快。
人手造的玻璃藍眼睛難以做得一模一樣,因為只剩下15人製作,工匠們都認得出大家的作品。
相關

女記者勇闖男人土耳其浴 幫大叔腳底按摩捽腳趾

記者直擊非法婚禮現場 婚前拖手會被檢控「簽臨時婚約可合法同居」

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伊朗人「非法生活」越禁越放縱

極權國度女性如地底泥 揸電單車要女扮男裝「每日都有更荒謬法例」

夜蒲飲酒搞非法婚禮 女人以電單車Parkour挑戰禁忌「伊朗人都愛犯法」

日花2小時化妝被嘲活見鬼 Wednesday:「生活不美好,奇裝異服是出口 」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熱門內容

意大利 實用

上車新希望 意大利小鎮送屋吸移民

德國 專訪

秘密警察滲透 1/3國民被監視 前東德人反抗:噤聲會失去自我

台灣 專訪

在台港女遇上同志真愛 盼有一天成為「港妻」逃走家鄉

台灣 香港 韓國 泰國 實用

港警闖校園 歷史首次 韓台泰類似事件引反彈

德國 柏林 專訪

游水偷渡逃離共產國度 前東德人撐港抗爭:不要失去希望,自由終將來臨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